第一章:初见

“死了都要爱,不淋漓尽致不痛快,感情多深只有这样,才足够表白,死了都要爱,不哭到微笑不痛快,宇宙毁灭心……”许纯美一个人在KTV包房里扯着嗓子大声嘶吼着,灯光调的昏黄幽暗,歌词没有一个跑在调上。她只为了宣泄心中的烦闷。

最近烦心事一件接一件,让她极为不爽,各种负面新闻铺天盖地,把她压得快喘不过气来。什么点评当今娱乐圈的一线女星,她是唯一一个没演技,靠颜值、靠背景博上位的女星;什么毫无演技可言,不管出演何种角色,都是一副面瘫表情;什么帝豪集团太子爷林子坤力捧的女主角,靠林子坤才达到今天的成就;什么票房毒药、收视杀手,甚至还有一种声音,让她滚出娱乐圈,安安心心去做林氏大少奶奶!反正这些人闲得蛋疼,于是无所不尽其能地讽刺挖苦人。似乎只有别人更痛,他们才能更快乐!

而更忍无可忍的是,前几天与林子坤一行人在帝豪酒店吃饭,商讨下一部戏的投拍情况。结果被狗仔盯上,然后就拍了一张她和林子坤的大大特写,还将他们写成去酒店开房,共度良宵。Nnd,明明一大拨人,怎么被狗仔拍出来就只剩她和林子坤两个人?又哪只眼睛看到他们开房共度良宵了?良你个头哇,你妈才三更半夜跟人去良宵呢!

许纯美被这些不负责任的胡编乱写怄得快要吐血!现在这些所谓的娱乐记者们,没有半点职业道德,良心都被泯灭了!为了博眼球,为了流量,啥都敢往外扯,满嘴跑火车,一点公德廉耻之心都没有!

而最让她心烦的,还是那个林子坤!他又开始张罗着给她物色新的贴身保镖,她自己都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个了。前几个都没坚持多久就走人了,许纯美使尽浑身解数、各种刁难,顺利让那几个保镖主动辞职。她实在不喜欢身边时时刻刻跟着个尾巴,每时每刻都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,然后随时随地向林子坤汇报她的一举一动。她本就是个散漫随性的人,身处娱乐圈、身为公众人物,整天都被许多人包围着,被无数双眼睛关注着,已经很大程度限制了她许多的天性和自由!如今非要再弄个什么贴身保镖,那这一天24小时、一年365天,除了睡觉上厕所,她就真的没有自己独处的时间了!

而林子坤,铁了心要给她弄个什么保镖,美其名曰保护她的安危,还不是安插个间隙在自己身边。这人天性就是控制欲强、猜忌心重,喜欢对凡事都了如指掌、将事事掌控在自己手中,只有这样,他才能觉得自己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能!

可他却看错了她。她可不是喜欢被人控制的人,她崇尚的是自我!自我!还是自我!林子坤,你可以去掌控你的员工、你的下属、甚至你的家人,但却不包括我。别说现在,就算有朝一日真的嫁给你,我也绝不做一个依附于男人、依附于权贵,而丧失自我的女人。如若那样,岂不真成了那些无知民众眼中无真才实能、靠男人捧上位的花瓶?即便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,她仍努力想做一株出淤泥而不染、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花!

或许是自己入错了行,以她这样的性格,别说在娱乐圈了,就是当今这样的社会,也是格格不入的。连她的经纪人红姐都常常挖苦她,说以她这样率性而为、直截了当的性格,还能在娱乐圈站有一席之地、甚至大红大紫,一定是命运之神瞌睡打盹、一个不留神闪了神儿,才让她捡了个漏。言外之意就是她踩了狗屎运!

其实红姐言过其实,她不晓得自己已经向世俗、向她的工作做了无穷无尽的妥协,这常常使她感到无比的郁闷无奈。而且她还在努力与世俗偏见做着不屈不挠的斗争,尽管如此,她仍然不得不一次次在现实面前低头!

就比如林子坤执意要给她找保镖这件事,她曾许多次有声或无声地抗议着,仍然于事无补。既然明的不行,那就来暗的。总之,你弄来一个,我就想方设法弄走一个。反正你日理万机,看谁耗得过谁!这次也一样,再来一个,管他是人是鬼,管他圆脸偏脸,管他三头六臂还是六臂三头,反正不出一个月,本姑娘定叫他灰溜溜走人!如此想着,她心里得意地窃笑起来。

正在她一边如脱缰野马海阔天空,一边不着调地大声吼着“死了都要爱”时,房间的灯突然大亮,“死了都……”三个字刚唱出口,一个人影飘至跟前,关闭了音乐声,“要爱”两个字活活卡在嗓子眼儿里。

妈的,真是人走“备”字,喝凉水也塞牙!连唱个歌也不得安生。她气不打一处来,用力甩开麦克风,抬头瞪眼正在发作,却看到一个年纪轻轻、身材高大、英俊帅气的男人站在她面前。男人约摸二十四、五岁,光洁白皙的脸庞,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。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,一双幽黑深邃的眼睛,仿佛两潭幽幽深泉,略带不羁,略带温柔,又隐隐夹杂着淡淡的忧郁。高高的鼻梁下,紧抿的双唇红润性感。每个部位都长得那么完美,搭配在一起更是无可挑剔。一身黑色的西装衬出他修长挺拔的身躯。这样的一张脸,偏偏浑身上下散发着神秘的雄性气质,丝毫没有时下流行的男性阴柔美。我靠,这就是传说中的“高冷酷帅”吧?许纯美的怒火变作哑火,渐渐熄灭。她半张着口,一双晶晶亮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他,一时半刻竟呆愣住了。

她抬头的一瞬间,男子眼中掠过一抹惊艳,仿佛平静无澜的泉面泛起一丝丝涟漪,但很快又恢复了清冷。

“许小姐,林先生让我来接您回去!”一脸冷漠,不卑不亢,声音低沉而富磁性。

许纯美立刻清醒,她整了整面上表情,清了清嗓子,目光如炬地盯着他,“你是谁?谁允许你擅闯进来打扰我唱歌?”

“唱歌?”男人心中暗想:“这分明比鬼哭狼嚎还不如!真正是此音一出,千山鸟飞尽,万径人踪灭!她把歌唱成这样,着实对不住这首歌的原唱者。”

许纯美见他并不接自己的话,心中怒火重新燃起。真是个没礼没貌的家伙!她已心知肚明来者何人,不由自主对他的反感之情先入为主。刚刚因他迷人外表油然而生的那么一点点好感,现在因他傲慢无礼的态度已荡然无存。以前的几个,虽然面上看着凶巴巴的,但在她面前,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