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1 醒来,空无一人

“疼,好疼,停下来…”

剧烈的痛感逼迫连翘去推身上的男人,可惜她手脚无力,只摸到一手粘腻的汗。

昏昏沉沉间,耳边全是他的急促呼吸,越来越粗粝。

连翘想看清他的样子,撑着最后一口气将眼睛撑开一条缝,满室白炽的灯光,精壮的胸膛,还有朦胧间看到一抹蓝色挂在他脖子上,而那抹蓝色就随着他动起来的幅度剧烈摇晃…

连翘疼极了,伸手去拽,拽到了什么…?

“嘶-”

连翘被掌心的刺痛感惊醒,睁开眼,发现自己正在回邺城的飞机上。

原来是梦,这五年来她反复做的一个梦。

连翘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,慢慢摊开掌心,手里躺着一块蓝色石头,石头是当年她从那男人的脖子上拽下来的。

五年前,因为醉酒,蚀骨一夜,她隔天在酒店的床上醒来时,身旁已经空无一人,除了手心拽着的这块石头,被子里只剩她不着片缕的身体。

也就在那一夜,思慕集团的千金陆连翘与陌生男子在酒店开房的照片遭曝光,一夜之间,陆家颜面扫地,彼时单纯懦弱的连翘被父亲和继母继姐像丧家犬一样驱逐出国!

她在法国与母亲相依为命五年,生活的艰辛把她磨出一身刺,也让她渐渐清醒,开始怀疑五年前那一夜是有人蓄谋策划,而背后的主使人,应该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陆清姿。

所以连翘回国了,带着母亲的骨灰盒,也带着满心的仇恨和怨念。

母亲临死前她发过誓的,她要报复,要夺回原本属于她的一切!

乘务员为每位商务舱的旅客发放报纸。

思慕收购案的那则新闻被放在财经版最显眼的位置:“la’mo集团将收购思慕旗下的瞑色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