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终南废物

蓝草心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简直过的就不是正常人的日子!若不是她一贯随遇而安的清冷性子,换成随便一个女孩子早就精神崩溃了!

她今年高二,但和普通的高中女孩子不同,因为小时候身体不好,5岁她就入了道门,拜在终南山任淳道长门为记名弟子。所以那天周末,她去终南山看望师父。

与往常一样,回来的山路上,她的心情有些难过,好看的眉梢眼角都透出忧伤。

今天清晨,在那道标志着正式入山资格的沉重石门前,她又一次在拼尽气力后宣告失败,毫无意外地再次听到继远师兄恶毒的斥骂。

“蓝草心,你还有完没完了?你吃饱了肚子不饿,我们可没空儿每个月陪你在这儿耗着!不长记性的东西!打从你5岁上跟了任淳师叔我就给你讲,这山门是要用道家法力才推得开的,就你那连山中禽兽都比不上的修炼资质,10年修炼都没炼出半点法力的废物,也想推开山门正式收入我终南门墙?就算掌门怜悯让你遍读终南术法又有何用?你练得再熟,还不是连最简单的符都制不出?你还是给我趁早死了这条心,休要痴心妄想正式位列我们终南一派!”

蓝草心十一年来一直都在辛勤地修炼内外功夫。师父说她根骨绝佳,天赋异秉,可是她从5岁拜师起,11年来日夜修炼,愣是半点法力都修炼不出来,终南术法学了一个遍,但效果却是诡异,算卦推演引不动天地灵气,画符流畅却没有半分效果,相面猜心犀利但看不出凶吉气……总之一事无成!

这种废材的程度别说人类了,比山中修炼速度慢人类十数倍的兽禽精怪都不如。可是师父和继云师兄从没有嫌弃她,一直温和地鼓励她不要放弃,就当自己是在学内功强身健体也好,最起码修炼这10年,她的身体状态是极好的,身手功夫也是相当不错。可她是修行人不是武林人士啊,每次回山门看师父,难免面对无数奇奇怪怪的目光。

推不开那道山门,她永远都只能是师父的记名弟子,出入侧门。

去到师父的小院里,她脸上已经是恬静淡然的微笑,任淳道长还是了然:“内息之法,外家功夫,强身健体是好的,但推开山门还是要有法力。各人有各人的缘法,咱们道家讲究的就是道法自然,凡事勉强不得。所以草心,不要难过。”

蓝草心当时只是淡淡一笑:“师父,我不难过。”

那时她还不太难过,毕竟这样的事十年来已经惯了。可谁知今天分外倒霉,出门时又正遇到继远师兄和尹丹儿。

继远师兄在尹丹儿面前满面红光,脸色谦和,和斥骂蓝草心的模样判若两人。而尹丹儿一身昂贵的飘逸白裙,在一身洗白了的旧校服的蓝草心面前更是显得高人一等。

尹丹儿巴一抬,语声冷漠:“继远师兄,你们终南派怎么还留着她呢!就由着这么个废物糟蹋修真界的名声?”

继远转脸看到蓝草心,顿时脸就黑了:“蓝草心!你还嫌给我们终南派的山门抹黑抹得不够?还留在这儿干嘛?还不快滚!”

说着又陪笑着对那白裙少女道:“这废物是个冥顽不灵的玩意儿,不比尹师妹是正一门不世出的天才!可是任淳师叔却看她可怜,惯得她没了规矩。尹师妹曾与她同校同班,必然也熟知她那副劣根性,乡人土坷垃性子,天生的上不得台面,我终南派摊上这样的弟子,虽然只是记名,也实在是山门不幸……”

继远引着尹丹儿正大光明地自山门正门而入。蓝草心独自站在侧门之外,死咬银牙拳头紧握。

也不知是不是灾星临头,了山回到德村老宅,又正遇上院子里陆大勇和蔡花正忙着小货车上装山货。

一眼看到蓝草心回来,蔡花张口就骂:“你个没皮没脸的死丫头!有点时间就知道往道观里跑!丢人败兴都不知道!家里铺子里资金周转不过来,也不知道劝着你奶奶把山地和宅子的产权证拿给我们周转!没良心的小贱货!我怎么这么倒霉,摊上给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妈!”

蓝草心眼睛眯了眯,咬牙忍了又忍,上前一边帮着陆大勇搬山货一边说:“我和奶奶一个户口,跟奶奶姓。这么多年你眼里只有哥,从来也没当过我是你女儿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