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:奇特的体质

东北初夏的风最是温和,带着淡淡的暖意,太阳也不是很炽热,把小河边的卵石晒得微烫,光脚踩在上面很是舒服。

这种天气最适合到村后的小河洗个澡,顺便再捞上几条鱼,半尺长的柳根鱼最好,冷水鱼鱼肉最鲜嫩,稍稍过油,再用酱一焖,用来下酒,神仙都能醉倒。

打着赤膊的孙易把绿色纱窗改成的捞网放到河边的草丛里,三两下脱光了衣服跳进了河水里,让还微有些凉的河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。

吸一口气,躺在清澈透底的河水里,孙易上下地搓洗着身体,流水冲走了身上的污物,洗得清清爽爽,浅浅的河水温热,别提有多舒服了。

河边是一大片的杨柳树,个个都有人腰那么粗,林间的草丛灌木非常茂盛,里面有不同时节的茵类、水鸟野鸭,对于沟谷村人来说,这里不仅仅是个树林子,还是每个季节都有收获的田地。

过了这片杨柳树林,就是一片农田,越过农田,就是小村,这些杨柳树还有灌木草丛就是天然的屏风,挡住了别人的视线,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,都喜欢在炎炎夏日的时候,各自寻找着一片安静的河滩,洗个痛快的冷水澡。

“唉……”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肌肤,感受着那远低于普通人的体温,孙易忍不住叹了口气,年纪轻轻的,怎么这样了呢。

孙易却有个难言之隐,自从十二岁第一次高烧之后,恢复过来的他体温就远低于常人。

乡下医疗技术本来就不行,一直也没查出来什么毛病。家里条件也不好,去不起县里看病,听说山里道观有个老神仙挺灵的,家里就带他去看了看。

要了他家两只鸡、一个大猪头之后,那老神仙给瞧了瞧,下了个结论:“这娃体内阳气不足导致体温过低,恐怕一辈子也做不成男人了。”

在城里打工的时候,还有个湘妹子看中了他倒追,把他吓跑了,这事说来丢人,可是自己这病……

让自己平躺到河水里,清凉的河水冲刷着身体,河底的指头大小的卵石铺成了一张按摩大床,不时还有寸多长的小鱼围着身体游动,滑腻腻的鱼身触碰着身体,有一种淡淡的痒感,别提多舒服了,这种享受,在城里花多少钱也享受不到。

撩着河水,孙易满心的无奈,小村里走出去的人,特别年青人,出去了极少再回来,就算是回来,也要把自己打扮得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。

乡村的人,最重的就是一个脸面,在外面哪怕是装孙子,回了村子里,也要是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,不图别的,就图个好图,图个乡里乡亲夸上几句。

 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